当大脑连上电脑 他还是马斯克吗?

来源:华体会体育全站app官网 作者:华体会体育官网 2022-10-05 12:58:02

  内尔 · 哈维森是世界上第一个证件照上准许带有被改造痕迹的 半机械人 (资料图片)

  身为美国最受关注的人之一的 科技天才 或 科学狂人 ,埃隆 · 马斯克近日再次成为焦点。他声称,自己已经将大脑各项指标资料上传至云端,并且已经形成了一个虚拟版本的自己,他还跟这个虚拟版本的马斯克交谈过。

  人机连接的技术其实已渐趋成熟,人们利用电脑的优势来弥补人类身体上的某些缺憾或增强某方面的能力,比如最近 6 月刚因渐冻症去世的英国科学家彼得 · 斯科特 - 摩根就将自己全身上下都换成了用大脑控制的机械,让自己成为一个人机结合的 半机械人 。

  大家也许看过一部约翰尼 · 德普演的好莱坞大电影《超验骇客》。这部并没有《黑客帝国》《攻壳机动队》等那么大的名气,但在 2014 年上映时,曾引起不少争议。影片中的科学家威尔遭到一群反科学暗杀后奄奄一息,他的妻子决定利用高科技技术将他的精神转入超级电脑的原型机,让威尔得以 永生 。威尔最终 复活 ,并通过超级电脑几乎可以操控一切。电影中已将人机结合的技术描绘得无所不能,那的确是人类一直以来的一种 幻想 。

  如今马斯克所做的事,具体是不是与电影中威尔所做的相似,目前我们并不知道。马斯克只是说,他已经将大脑相关信息上传至云端,并且已经与自己的虚拟版本交谈过。但马斯克并没有公开整个过程的更多细节。人们都只是在猜测,马斯克可能是通过他旗下的负责开发脑机接品口技术的 Neuralink 公司,来完成这件大事的。

  Neuralink 公司成立于 2016 年,公司一直致力于研究脑机接口技术。

  早在 2019 年,Neuralink 就发布过一款侵入式的脑机接口产品,可以通过激光在头骨上钻孔(听上去跟现在医学上已很成熟的微创手术很像),然后将一条只有人的头发丝 1/4 粗细的电子线路通过这个小孔植入脑中,与脑神经相连接。因为电子线路尺寸很小,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对人体的伤害,却可以顺利地连接神经,让大脑与电脑实现无线 月,Neuralink 又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一只 9 岁的猕猴被装上了脑芯片,然后经过训练的它,可以用大脑控制电脑屏幕上的光标移动,去完成一些简单的游戏。不久,他们又在猪脑中完成了同样的实验——将一枚仅一个硬币大小的脑机接口设备成功植入猪脑两个月,猪在活得非常健康的情况下,脑电波信号也在电脑上清晰可见。据说,Neuralink 在不同动物身上已进行了至少 19 次手术,植入电极芯片成功率达 87%。到今年年初,马斯克已经公开表示,这项研究将要进行人体实验,他们已经在公开招聘临床试验人员。只是据有关人士称,截至目前,这项研究尚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 FDA ) 的批准。

  如果马斯克所说为真,就意味着他的公司已经在这么干了。那么,科幻电影中的 幻想 之一应该已被付诸现实了。

  我们现在与智能机器(AI)已经联系紧密,至少手机已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随身物品。人机联动技术则是想让这种联系变得更加密不可分。

  当然这种研究最开始都是为了帮助那些因为瘫痪或患有运动障碍的人能恢复行动能力。马斯克也说过,如果将 Neuralink 公司的这项技术用于人脑, 或许会解决受过损伤的大脑或者脊髓的重要问题 ,那该项技术便可用于治疗人类几乎所有的脑部疾病,如认知异常、帕金森等,而且这种方法非常简单、直接,实验已显示,只要有专业的设备,人体排异几率也非常小,通常植入当天就可以出院。

  事实上,不仅是马斯克在这么做,早就有很多人在研究相关技术。脑机接口设备的概念也很早就诞生了,只是直到上世纪 90 年代后才逐渐有阶段性成果出现。

  说起这种技术,就不能不提一种被归类为 赛博格 的人类。赛博格(Cyborg)是 cybernetics(控制论)和 organism(生物体、有机体)两个单词的结合体,人们现在用这个词来形容一种 半人半机械的生物 。英国科学家彼得 · 斯科特 - 摩根就是被称为 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赛博格 的人类。

  彼得早在 2017 年 11 月被诊断患上与斯蒂芬 · 霍金肌相同的疾病——萎缩侧索硬化症(俗称渐冻症)。这种病症会让身体各部分一点点僵硬 死去 ,甚至包括那些支持呼吸和吞咽的肌肉,最终全身僵死。本身就是机器人专家的彼得决定把自己所有的器官替换为机械,宣称 未来我将以‘赛博格’电子人的身份继续活下去 。他做的这场大手术的医学论文后来被选为 2019 年牛津年度医学病例报告。他还将自己作为实验品不断地更新升级自己的 机器部分 。2020 年,他拍了一部《彼得:人类机器人》的纪录片,在 AI 的帮助下,彼得只用脑电波控制连接着身体的各个机器部分,就让自己看上去像个正常人一样,连细微的表情都能处理得非常好。

  像彼得这样的 赛博格 人还有不少。比如一位爱尔兰裔艺术家内尔 · 哈维森,他从一出生,眼中就只有黑白两种颜色,于是他在 2004 年进行了一次大手术, 佩戴 上自己与科学家合力研发的一款 机械眼 ,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身份证上准许带有被改造痕迹的 半机械人 ——他的护照照片就是他安装有机械眼的模样,而这只机械眼并不在正常人的眼睛位置,而是一个被植入头骨的无线传感器,像一样延伸在体外,准确地说是竖立在他的头顶——他可以通过这个分辨颜色的探测器来感知世界的颜色并创作艺术作品。2013 年时,他还通过这根 天线 与 NASA 的宇航员进行了无线对话,这个设备竟让他足不出户就将感知延伸到了外太空。

  关于马斯克与自己的虚拟版对话的事,也有人分析说是他在为自己的公司 打广告 ,以期获得更多融资并挽救正在出现危机的 Neuralink 公司。不管传言真假,他这个举措的确吸引了更多的目光集中在了人脑与电脑互相融合这件事情上,人们终于意识到,现在的各种技术研发,已经可以让计算机将人的思想直接转化为行动,让他们仅仅通过思考就能执行诸如打字和按按钮等操作,而且也可以将机算机的 意识 转换到人脑去,帮助大脑完成学习、存储等功能。

  不可否认的是,这类侵入式脑机接口技术的确已经帮助了不少人,还会有更多人受益,它正在给我们带来颠覆性的技术变革。比如,对于神经系统疾病的研究和治疗,甚至未来对于人体机能增强、记忆的添加与读写等。

  那些 赛博格 大多数就是这项技术的获益者。最近又有一篇发表在专业的综述期刊《影响因子 Frontiers in Neurobotics》上的研究论文称,来自美国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APL)的研究团队,对一位瘫痪患者双边植入了脑机接口设备,并用该设备控制着两只机械臂,完成了使用餐刀餐叉实现自主进食的一系列复杂精细动作。这项试验的成功意味着今后的确能够通过脑机接口设备让瘫痪或患有运动障碍的人恢复行动能力。这项试验倒是已通过了 FDA 的批准。

  很多人都提出过这种疑问: 赛博格 还能否算是真正的人类?还有人说,电影《超验骇客》中的威尔最后是死于电脑病毒,一旦人脑与电脑联接起来,就不排除人脑会受到黑客的攻击,如何建立 防火墙 或者装一款适合的 杀毒软件 ?现在充斥电脑屏幕上的各种广告是否也会随之侵入人脑?已经不堪各种小视频、网络信息骚扰的人类,精神世界是不是就更加不得 清净 了?甚至有人问:大脑连上电脑后,马斯克会性情大变吗?

  我们只可以说,人类本身也会随着科技的进步而不断 进化 ,现在我们也许还无法轻松地接受一位 赛博格 ,但以后可能自己也会渴望成为一位 赛博格 。人类一直在寻找 永生 的秘诀,躯体无法阻止的衰老一直是绝对的障碍,如果这种脑机接口技术继续发展下去,我们对躯体的要求便可以不再那么苛刻, 永生 也不无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