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长江边丨以“矶”换“机” 走向深蓝

来源:华体会体育全站app官网 作者:华体会体育官网 2022-10-05 01:51:29

  大江东流,奔腾不息。长江两岸,绿意盎然。2018年4月25日,习踏上岳阳市君山区华龙码头,勉励大家守护好一江碧水。四年来,岳阳市始终牢记“守护好一江碧水”殷殷嘱托,深入践行“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加快建设岳阳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示范区。红网岳阳站策划推出新闻专题《“我”住长江边》,将存在于岳阳境内163公里长江岸线周边的大型产业项目、典型标志性建筑等,通过拟人手法,阐述岳阳经济发展的“含金量”“含新量”“含绿量”。

  矶,意指江畔岩石。而“我”便是洞庭湖汇入长江口边,那块凸起的大石头。“我”从历史中行来,亦沉浮于浪潮之中。

  千年以降,“楼观岳阳尽,川迥洞庭开”流传千古,而“我”便是太白居士远眺的终点,“我”也曾是滕子京治下“南极潇湘、北通巫峡”的“码头”……时移世易,在这片区域,如今有人唤“我”作湖南城陵矶新港区,也称“我”为“中国(湖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岳阳片区”……

  今日,于时空中,“我”与您聊一聊过往,谈一谈变化,讲一讲故事,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我”生于江湖,北通巫峡、南极潇湘,长江与洞庭湖赋予“我”得天独厚的优势。独坐忆往昔,“我”自1899年设关开埠以来,便名列“长江八大深水良港”,被世人誉为长江中游水陆中转和水水中转的重要物资集散地、湖南省水路第一门户和对外贸易“北大门”,一时风光无两。

  “人生易尽朝露曦,世事无常坏陂复。”随着“我”的发展壮大,设备、设施的陈旧落后让我不堪重负,那些年,“我”的“身子”跟不上“我”的“步子”, 于是“我”便病了。在“我”的港口内,机器轰鸣,矿石成堆,晴天灰、雨天泥。更甚者,这些污水、烂泥都汇入了江流,长江也“病”了。

  噪音、扬尘、污水、怪味……难以忍受。“我”的港口甚至被列入拟关停名单,让人情何以堪。

  2018年4月25日,一艘船溯长江而来,怀着关切、带着期望,同时也带来了一味“药方”。那日,习踏上岳阳市君山区华龙码头,“守护好一江碧水”的殷殷嘱托响彻在耳边。良药苦口利于病,四年来,巴陵大地不曾忘记丝毫,所有人以壮士断腕的决心、魄力和毅力,不断祭出如“刮骨疗毒”般的“治疗手段”。

  走,带你去看一看治好“我”的灵丹妙药。”如今,有一剂药,我们都唤“他”为长江胶囊。

  淫雨霏霏。4月的岳阳总是飘着缠绵的春雨,风微微扬起翠绿的枝芽,满目春色却也掩不住伫立在老港口码头的巨型“胶囊”仓库,这是“我”的新地标。

  “胶囊”其实就是一个巨型的散货大棚,煤炭、铁矿石等散货都堆放在此,却解决了困扰多年洒落和外溢,这便已除了我的“病根”“胶囊”长470米、宽110米、高46.5米,达到了5.1万平方米,是目前全省同类型单跨跨径最大、最高的网架结构散货料仓,也是长江流域首个巨型“胶囊”形散货仓库,单跨跨径位居全国第二。

  并肩而行,“我”的港口内生产场景简约、高效、环保:到港船舶货物经卸船机降尘,通过廊桥皮带机运输至全封闭散货大棚,再通过堆料机、取料机等装卸到火车上,整个作业过程全封闭,无撒漏落江,无扬尘污染,无雨水冲刷,有效解决了环保问题。

  “胶囊”在不重建、再改造的基础上,使得“我”的老港重焕生机。”“胶囊”选用微动力除尘导料槽的设备,避免粉尘的外溢,实现了全环保设计,污水零排放。相较露天堆积,现在“胶囊”能实现全覆盖无污染、设备新、工艺优、输送半径大。没有扬尘,雨水污水被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后,可用于浇花浇树,达到污水零排放。

  城陵矶港现在已退还岸线余米,沿岸都种上了树木,港区绿化率达到了35%。如今,城陵矶的这颗心也成绿色驱动了。现在,港口1.5小时便可完成一列55节车厢、3500吨散货装车,效率提升近70%的同时,装卸成本还降低了25%。城陵矶也成为湖南目前唯一一个“绿色循环低碳”试点港口。

  “借道长江黄金水道,我们可纵横寰宇,行商万里。”“我”击节而呼,“如今,我们的船已无所不至矣。”

  穿过历史的烟云,1997年5月31日11时,汽笛声轰鸣,洪都拉斯籍昶远号外轮满载货物从城陵矶外贸港口驶离,顺江出海,直航日本名古屋港,从此,“我”张开了拥抱世界的双臂,辟开了一条走向世界的水上通道。

  虽然,城陵矶作为港口存在已不知几许,但首航仍旧令人兴奋且忐忑。毕竟,那是人们迈向更好生活的一条道路。顺利首航后,“我”先后迎来巴拿马籍TONA号货轮、海轮“泰展”号。百年来,“我”都是湖南省外向型经济“桥头堡”。

  和滕子京当时治下的巴陵情形相似,沿着洞庭湖,并肩而行,至城陵矶国际集装箱新港。新中国成立前,受战争印象,城陵矶几近全毁,仅剩下4座破烂不堪的人力装卸作业码头,处于半瘫痪状态,正是百废待兴之时。城陵矶从废墟中起航,步入新世纪,迈进具备集装箱、大宗散货、滚装等货种运输的综合性发展阶段,如今城陵矶是长江沿岸十个亿吨大港之一,也是长江航道向内陆方向上最后一个一类口岸。对内,城陵矶已实现“水水”“水铁”“铁水”“铁海”各种联运方式,辐射影响云、贵、川各地。千吨巨轮驶过,区区暴雨狂风,又何惧之有。

  风从大海来。如今,只有海洋才是“我”的向往。向东,城陵矶开通了至岳阳至东盟、岳阳至澳大利亚接力航线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西行,港口腹地延伸至云、贵、川等地,为湖南融入长江经济带建设发挥重要作用。朝南,至香港、澳门实现常态直航,打通华南内贸循环,连接大湾区物流通道;向北,融入湘欧快线通道,对接丝绸之路经济带。还开通至韩国、日本、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航线,开辟非洲和东盟进出口货物新模式。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已经永久的被刻印在岳阳楼上,“忧乐精神”融入了我们的血脉。为了实现目标,我们超前谋划、迎难而上,不断创新实践多项优惠政策,将各项减免、优惠政策覆盖到通关、仓储、查验各环节,让百姓行商更加安心、顺心。

  譬如,“我”在全省首推了“进口调味品通关便利化模式”,仓储费用每年减少300万元以上;实施口岸查验区港一体化模式,节约查验时间1-3个工作日;落实综保区包装材料循环化利用制度,一年来为区域内加工贸易企业节约成本1300万元;扩大第三方检验结果采信商品和机构范围改革,每年为汽车进口商节约转场检验运输费用约400万元,缩短检验时间三分之二以上……如此政策,不一而足。

  如今的城陵矶,对内,可凭洞庭溯四水,沟通省内74个县市,把全省80%的地域与长江大动脉连成一体,物资集散范围达20多万平方公里;对外,可上通川渝,下达长江及沿海各主要港口,辐射川、鄂、赣等10省170个县级以上城市。

  两年前,“我”成为了中国(湖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岳阳片区,为国家试制度、为地方谋发展、为人民谋福利是“我”存在的意义;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建设成为新时代改革开放新高地是“我”的目标。”所谓自由,便是对标国际先进规则,加大开放力度,开展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让贸易在自贸区更自由。

  过去,岳阳经济体制基本以国内循环为主,外向型经济零零散散。加快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格局成为中国(湖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岳阳片区成立以来的重要工作之一。

  新金宝年产1300万台喷墨打印机项目结合“我”的土地、人力等优势生产要素,成立岳阳首个全球化意义的“世界工厂”。

  随后,岳阳自贸片区又引入了纯外资的意塔斯、港资项目海铭德等入驻。2020年,再次向着与世界贸易投资通行规则进一步接轨,由单纯地参与“产品交换”的外向型,朝着为“要素交换”的开放型“进化”,目前,这里这有小米、鑫圆链、道道全、益海嘉里等27家具有全球化特征的加工贸易企业,这批原本“两头在外”的加工贸易企业,渐渐向内循环不断扩大体量,朝着内外循环相互促进的格局演变。

  近几年来,湖南城陵矶新港区的货物吞吐量的增幅连续保持长江内河港口第一。2021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各项经营指标逆势上扬,由2009年集装箱吞吐量不足4万标箱,疯狂飙升至60.06万标箱,完成进出口总额528.6亿元。